查理查理查理理

過激媽媽粉的號哭

圓桌喵喵之喵文&喵斯洛特
放開我我還能皮(。 沒有品種因為是我隨便畫畫的(。

看到了太太的貓圓桌⋯太可愛了我 控制不住我的手⋯(咳
請忽略我醜陋的三歲小孩字體 (最後放棄了狂蘭的伊莉莎白圈x


有空的話會補上其他幾隻喵喵

4 33

[蘭高]Rose Tower(玫瑰塔)

寫在前面
內容和名字沒有仍何關係
非常意識流的很短的流水帳(拉低tag質量的罪魁禍首
一點對中世紀騎士的妄想 可能不那麼美好 有莫名矯情而且難受的暗示 希望不要讓我走木板(。


cp:蘭斯洛特/高文
希望食用愉快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騎士蘭斯洛特回到他鑲著等身鏡的房間 在蒼白的燭火下剝下他的金屬殼 他背後的骨頭刺痛 痛徹心扉。
接著 他的後背上生出了黎明前最後一株百合花。

騎士貝德維爾第一個發現蘭斯洛特的刺青 那時候蘭斯洛特的脊梁骨上只有青綠色的花莖 巫師梅林說這是一種罕見的美麗魔法 「它很危險 可是又太浪漫了 我沒有辦法解除他」梅林說...

6 21

[蘭高]Caramel(焦糖)

寫在前面

年齡操作有 25的蘭和15的高(年齡我瞎寫的)只顧自己爽(混蛋)的現pa 奇奇怪怪的內容 沒有別的意思(全是別的意思)
各種意義上的「一路都在車上」歡迎捉蟲

憋了好久 沒有寫出想要的感覺(我垃圾)

ooc是我的 沒屁放了

cp:蘭斯洛特/高文
希望使用愉快w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這是他們今天遇到的第七個紅燈。

蘭斯洛特從車門邊上掏出一罐檸檬糖 搖出一顆塞進嘴裏咬的喀喀響 成片的尾燈像流淌著的滾燙玻璃液 匯成赤紅色的河流 他們被困在這個鐵皮盒子裡順著緩慢的生產線流動。

「把你的手伸出來」他往副駕駛方向又偏了幾釐米「你可以睡一覺...

8 20

寫在前面(後面?)

一輛極短的蘭高車 圖一時爽的後果就是這樣(反面教材)
ooc是我的
原本為了趕61甚至想好了說「61不開車是要怎麼過啦」結果因為閃退沒了稿子導致要重寫(爆哭)

cp:蘭斯洛特x高文

沒屁放了 希望食用愉快

4 24

一個化身博士X科學怪人的安利 本來想剪王子和鉤子qwq(这个周末吧)⋯但是最近覺得醫生們特別好吃qwq


雙醫生真的特別可愛 吃一口安利嗎 救救孩子嗎qwq

儿童画

14

儿童画烛压切(我上一次画这个是什么时候了…

19

[鶴一期]A Love Story(他們的日常)

寫在前面

又名「學院三十題」(哈?
短篇完結 全程幼稚對話體
周設使我智熄

主鶴一期/夾雜燭壓切私貨 四角友誼向

cp:鶴丸國永X一期一振
燭台切光忠X壓切長谷部

希望 食用愉快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1 春季入學儀式

「鶴桑!這裡這裡!」
「唷 小光坊——又要一起上三年學啦」
「喂喂 我們可是一起填寫志願的嘛」

2 第一次打招呼

「長谷部君!長谷部君已經拍完學生證了嘛?」
「等你呢 真慢啊光忠⋯⋯」
「唷!長谷部君!小光是為了接我嘛 抱歉啦 這位是⋯⋯?」
「是中學時候的學生會會長喔鶴桑?」
「還不是你這傢伙每次活動都翹掉⋯⋯」
「沒關係的長谷部君 你好 我是一期...

3 19

【青也】Cambrian(寒武纪)

说在前面

丑新瑟瑟发抖…本来是写给老🐧的生贺 磨不过还是发上来了
ooc是我的 小星星也是我的x

唔 没屁放了 好吧 希望 食用愉快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*
和記憶中的不太一樣。
米色的方格桌布 透明水瓶裡的茶葉渣 他穿著深色的熱褲和花哨的短袖 藏藍色的髮有柔和的卷 青雋的下頜仰著高傲的角度 毫無感情的將唇線抹平。

我向著他走去 看到他喝水的動作 嘴唇不是很乾 唇紋卻隨著液體的吞嚥舒展。

“我不記得你也喝這個”我微微皺眉 看著他的茶葉沿著玻璃內壁 在茶水中漂浮。
“你記錯了”他說。
我們坐在北京密不透風的暖金色裡 天空就像被駭泛起層層的蔚藍 沒有稀疏的白 讓...

1 21

「燭壓切」stars in the cage(籠中的星月夜)1

寫在前面

我不坑!絕對不坑!我的大寶貝催的緊呢!

好想要那種又溫柔又乾脆的文風⋯⋯試圖練習

觸不到的戀人AU

年齡操作有 萬聖節祝文?(然而好像沒有任何聯繫)

人物是他們 ooc是我 我愛他們

(悄咪咪的想要評論)

cp:燭台切光忠X壓切長谷部

希望 食用愉快qwq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*
“喲 歡迎唷——歡迎——”宗三左文字站在咖啡機旁邊 用馬克杯接速溶咖啡喝 他也給壓切長谷部接了一杯 一起給他的還有當作午餐的三角形三明治和灑了霜糖的甜麥圈“加入地獄”
“嗯”壓切長谷部並非冷漠 他只不過是不擅長和周圍的人交流 除非對方攀談否則並不多言 比起社...

6 14
 
1 / 8

© 查理查理查理理 | Powered by LOFTER